他指出,中央享有的权力与特区享有的各种高度自治权是两个层面的权力,其运行并行不悖。真正尊重和遵守基本法,就要既尊重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包括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维护香港的司法独立,又要尊重中央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力包括解释基本法的权力,把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当做香港法律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把香港的司法权和司法独立置于“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框架之下。(完)【详细】